首 页 机构简介 文创资讯 信息公告 政策法规 展会活动 创意空间 创意精品 行业矩阵 工作简报
您当前的位置 :创意天堂 > 活动播报> 正文
提前一个月售罄的“马勒八”音乐会究竟有何魅力
发布时间:2019-07-18
来源: 青年时报

杭爱首先要解决的是 如何在舞台上排满500人


指挥杨洋给乐团排练。


杭州爱乐专门定做了供300多人站立的十层台阶。

一场马拉松,最难熬的恐怕就是冲刺前的那个时刻,体能已经基本消耗殆尽,却要咬紧牙关凭着意志力冲向终点,想必杭州爱乐乐团此刻也是感同身受。2019杭州国际音乐节接近尾声,但杭州爱乐还有一场至关重要的演出——音乐巨匠古斯塔夫·马勒的《降E大调第八交响曲》音乐会。这既是今年杭州国际音乐节的闭幕演出,也是迎来十周岁生日的杭州爱乐献给乐迷的礼物。而早在一个月前,所有门票就已经售罄。

昨天下午,正式出梅的杭州,高温立刻霸道地掌握了主动权。杭州大剧院外,猛烈的阳光炙烤着大地;大剧院内,这场“交响乐的马拉松”也正处于准备的冲刺阶段。“杨洋指挥率领150多人的交响乐团在歌剧院排练,另外300多人的合唱团——中央音乐学院合唱团、兰州音乐厅合唱团、北京草原恋青年合唱团三支成人合唱团在音乐厅排练,还有浙江少儿广播合唱团在排练厅练习。下午3点,另一支从北京来的童声合唱团,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排练间隙,杭爱助理指挥、业务部副主任洪音感慨道:“试想一下,将近500人要同时吃饭、喝水,甚至上厕所,这是怎样浩大的工程。”

这恐怕也是杭州古典音乐演出史上参演人数最多的一次。“马勒八”,这部人类历史上最恢宏、最波澜壮阔的交响乐篇章,因首演时动用171位演奏家、858位合唱和8位独唱,故被称为“千人交响曲”。多日来累到几乎失声的艺术总监杨洋,休息了两天后,昨天又病得无法说话。在排练现场,他只能用手势来与乐团交流,不过现场发出的旋律一改马勒以往阴郁晦涩的风格,变得阳光普照、明媚动人。难怪,马勒曾评价说:“我过去的交响曲,只不过属于这首交响曲的序曲。过去的作品表现的都是主观性的悲剧,这首作品却是歌颂伟大的欢乐与光荣。”

这部古典交响乐中罕见的“巨无霸”作品,自1910年马勒指挥柏林爱乐乐团首演以来,甚少演出,每一次亮相都难能可贵。2002年第五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开幕式上,指挥家余隆指挥近千人组成的乐队与合唱团演出“马勒八”,成为该作品在中国的首演。之后,2011年,指挥大师夏尔·迪图瓦和指挥家耶欧·莱维分别率领乐团在北京演出过。最近的一次是3年前在天津大剧院,汤沐海执棒天津交响乐团进行了演绎。而马勒八在中国的这第五次亮相,也是长江以南的首演,是年轻的杭爱啃下的“硬骨头”。

既然号称“千人交响曲”,为什么最后只有近500人的阵容?原因很简单,为了追求最好的音效。“其实光500人阵容已经把歌剧院的舞台挤得是层层叠叠了。”杭州爱乐副团长林尚专解释说,本来最初设想时也是用到千人阵容,但这样的人数在大剧院舞台站不下。“如果放到体育馆,没有反声罩,又会影响最终的音效,因此我们经过对大剧院舞台精密地测算,最后定下了这个人数。”

不过要在歌剧院舞台上塞进500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般音乐会乐团人数都会控制在120人以下,现在升级为150多人,光竖琴就有四台,乐器怎么放、位置怎么排都有讲究。”洪音表示,为此杭爱专门还找舞美公司设计了一个十层的钢结构站台,无限向舞台后方延伸,供合唱团站队。洪音笑言,这次二楼三楼的观众,说不定正好可以看见最后排合唱团成员的正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