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机构简介 文创资讯 信息公告 政策法规 展会活动 创意空间 创意精品 行业矩阵 工作简报
您当前的位置 :创意天堂 > 文创之星> 正文
杭州凤起路地铁口16米最美壁画,出自有色彩障碍的杭州籍艺术家之手
发布时间:2019-07-10
来源: 钱江晚报

这几天,进出凤起路地铁站F口的来往行人会发现,这里挂出了一副艺术壁画,超大尺寸,色彩艳丽,非常抓眼球。

这是一幅混合材料装置艺术壁画,画名叫《一池荷叶》,宽16米,高3米。壁画的右下角,签着画家的大名:晨晓。

晨晓是唯一一位以华裔艺术家身份进入新西兰主流画廊的画家。不过,论起来,他其实是杭州人,在杭州出生。

在海外的几十年里,晨晓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及新西兰连续举办过40多次个人画展,是新西兰作品被收藏率极高的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被美术馆、博物馆、新西兰国会大厦、总督府等公共机构及私人收藏家大量收藏,还被收入新西兰中学的教科书中。

用大胆浓烈的色彩画西湖

画家却被查出有色彩障碍

那天,晨晓与记者约定的采访地点,就在凤起路地铁站F口的壁画处。

《一池荷叶》画的是西湖风景。晨晓用红、黄、蓝、绿来表达西湖、保俶山、白堤、荷叶之间的关系。

柠檬黄和翠绿色的湖水,鲜艳的红色、蓝色、绿色中,点缀着肆意扩张的中黄、桔红色的荷叶,深蓝的天空和朵朵云海更加强了画面之间的互动和张力。这种大胆而浓烈的色彩组合,粗犷的笔调,形成了特殊的美感,有一种直击人们心灵的震撼效果。

晨晓告诉记者,《一池荷叶》的创作,全新运用了中国画大写意精神,并结合了西方绘画的色彩元素,彻底“颠覆”了人们对“荷”的理解。

但谁也想不到,这样一幅色彩明丽的画,居然出自一名有色彩障碍的画家。

晨晓出生书香世家,是宋代大儒朱熹的第34代后人。因为时代原因,晨晓没有读完初中,基本是靠自学,家中长辈都是他的老师,该学的,一点也没落下。

不过,艺术这门功课,晨晓师从的是大自然。他背着画板,到处游历采风。几年里,走西北,探东南,不同的风土人情不仅带给他丰富的人生养料,更在他的内心埋下贴近自然、亲近大众的创作灵感和源泉。

到了读大学的年龄,晨晓想报考美院,可是体检的时候查出来是色弱,于是失去了入学资格。

“您看这个盘子是什么颜色?”记者指着一个明亮的正黄色的盘子问他。

“我看这个,是一个偏红的黄色。”晨晓说。

虽然跟普通人看到的颜色不一样,但晨晓并不觉得自己的视力有问题,“只能说我对颜色的理解和别人不一样。”

诚然,视觉感受是一种投射效应,原本也没有正确与否一说。

曾与顾城是室友

有时晨晓写诗,顾城画画

有别于中国艺术家们重视作品内容和主题,晨晓的绘画超越物象表现,在充满灵性的精神世界中飞翔,又如轻盈美丽的音符,散落在唯美的画面中,为人们描绘了一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色彩世界,诉说着他心中的家乡风情,和西湖情结。由此,他特别创作了“杭州印象”系列,《一池荷叶》就是其中的最新创作。

上个世纪80年代,晨晓虽然是85艺术思潮的一分子,参加过浙江85新空间画展、中国美展、全国体育美展、全国青年展,但自学成才的他属于学院派的边缘人,没法得到广泛的认同。于是在1986年,晨晓决定去海外追寻艺术道路。

新西兰是一片美丽浪漫的土地,为晨晓的绘画营造了一个绝佳的环境。在这里,晨晓结识了著名诗人顾城。两人除了是室友外,还有很多共同点。晨晓也写诗,顾城也画画。“他是一个天才。”晨晓说。

鲜明、大胆的用色成为晨晓标志性的风格印记,大片的色块在他笔下以出人意料的方式碰撞、组合,达成独具韵律感张力。“我的画以美的呈现为主要目标,不想用绘画来解说思想问题、哲学问题。我仅仅是一个画画的人,只想把我的阳光和色彩传递给大众而已。”

“我想做一个艺术介入生活的艺术家。”晨晓眼中的“美”,不是高高在上,而是贴近大众。为了让更多的人可以理解他的艺术,他在中国多个城市的购物广场打造了一场又一场“自然为呼声”的行为艺术,让120个美女穿戴晨晓色彩符号的丝绸服饰,游走于购物广场的各个角落。

“很多人都说,晨晓你怎么这么幸福,这么多美女都围绕着你,其实我是带着自然在跳舞。”晨晓说完哈哈大笑:“因为美女们是从自然中走来。”

在海外功成名就

最后还是想回家乡做些事

旅居海外30年,晨晓却觉得自己身上的中国烙印越来越浓了。“我身体里流的是中华民族的血液,中国的文化是深深刻在骨子里的,不管出国多久,还是中国人,这个变不了的。”

于是,晨晓把对家乡的思念化为力量,投身到中华文化的传播中去。他曾在新西兰奥克兰主持设计过一场象征中华文化的主题为“56个龙图腾”的大地艺术作品,占地两万平方米,高度8米,以56个中华民族图腾柱组成以一组以图腾为意味、虚实为主题、时空为概念的图腾符号。

“前半生,我带着中国思想走世界,后半生我带着世界思想回中国。”晨晓这样概括自己的人生。

在新西兰功成名就的晨晓,带着个性鲜明的色彩、表现主义的特点和中国文人画精神形成的独特原创性风格,于2013年回到祖国。之后,他在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博物馆、北京今日美术馆等地举办了个人画展。据晨晓介绍,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画展时,新西兰总理约翰·基和他的政府团队还曾亲临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画展开幕式为他剪彩。

去年10月,晨晓在接到国内多所知名艺术院校的工作邀请后,最终选择去浙江农林大学暨阳学院晨晓艺术和设计学院就任院长。“还是想留在杭州,为家乡做一些事情。”

回望自己的人生,晨晓感慨:“在绘画上,我是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师从万家,大自然是我真正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