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机构简介 文创资讯 信息公告 政策法规 展会活动 创意空间 创意精品 行业矩阵 工作简报
您当前的位置 :创意天堂 > 文创之星> 正文
《乌龙院》这个大IP 被杭州这家公司拿下了
发布时间:2018-12-12
来源: 都市快报

张磊 (友诺文化创始人)

武力高强的长眉师父和胖师父,空有一身肌肉和力气的大师兄和勇敢机智的小师弟……

很少有一部漫画,能从30多年前火到现在,让80后喜欢、90后追随、00后也乐得捧腹大笑。

《乌龙院》做到了。

这部出自“台湾漫神”敖幼祥之手的系列漫画,一直被誉为动画领域的顶级IP。2016年,这个经典大IP被杭州友诺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拿下,负责其在大陆的独家全版权代理。过去两年来,我们看到了《乌龙院》的动画片、真人版电影,肯德基乌龙院主题餐厅等众多衍生产品。接下来,《乌龙院》的真人电视剧、舞台剧、手机游戏等也将要和我们见面。

经典IP的回归,也是一种情怀的回归。要延续这种情怀,友诺文化创始人张磊选择慢工出细活。这种“慢慢做”,在杭州这个城市被允许,因为“这是一座能让企业家专心经营企业的城市”。

在杭州7年,张磊没有想过要去其他城市,相反,其他城市的合作伙伴,倒是常常跟他提起,要来杭州。

张磊在办公室门背后贴了一张足球海报,他喜欢看足球,但最近很少踢了,主要一个原因是凑不到人。今天,他估计已经飞到长沙去了。

“年底了,我得冲刺一下。”张磊说。

明年,友诺文化的原创动漫《杀手古德》,也准备出动画片,“有得忙了”。

今年别“死”啊

机会都在明年呢

2011年,友诺文化成立那一年,被称为动画片代理的黄金期,有人说,那时候“躺着也能赚钱”。

这当然是一句调侃的玩笑话,但张磊坦言,“也并不夸张。”

那一年,是新媒体大发展时期,各个视频平台刚刚准备做动画片采购,如果谁能代理到一部比较好的动漫作品,就算是挖到宝了。

但这样赚钱的日子,张磊很快就过烦了。

“做动漫代理,只能算是一个贸易行为,并不能真正进入动漫领域”,这不是他想做的。

“还是想做点原创的东西吧。”张磊说,这是一个“动漫人”的理想,特别是在当年赚了一点、有一点小积累的,就更想跳出来做了。

说完,张磊笑着补了一句,“虽然这个活比较苦。”

苦在哪里?

做动漫是一个长期的活儿,一部动漫完成了,整件事情可能才刚刚开始。要说这部动漫能不能赚到钱,能不能继续再做下去,还要看发行、运营等各个环节。然而,这些都是未知数。“风险也很大,有时候做完了才发现,这部动漫根本没有市场。”

据说办动漫企业的人,每年都会给自己定一个目标——今年别“死”。

这句听来很辛酸的话,几乎是做“动漫人”的口头禅,也是这个行业的常态。张磊说:“在做动漫原创储备时,是赚不到钱的,光是坚持下去,就已经很难了。”

“张磊们”每年都会给自己以及同行的人打气——今年别“死”啊,明年才有机会,机会都在明年呢。

而能把这件苦差事坚持下来的动力,全靠信念,“就一直跟自己说,这个事情我一定要做。”

张磊说,友诺文化是一个不断试错的企业。一开始,他们也不知道能把作品做成什么样,市场才会喜欢。他们前后做了50多部动漫,现在有点影响力的,大概也就只有5部,“这已经算好的了”。

现在,借由《乌龙院》,友诺文化已经摸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用张磊的话说就是,“路已经铺好了”。以后,友诺的更多原创作品,像《杀手古德》《贫王》等,也会照着这条路走。

“现在看来,当初选择这个行业,这个方向,并没有错。”

改编就要好好改

不做“毁童年”的事

重启经典IP,最尴尬的就是“毁童年”。

怎么避免这样的尴尬,张磊仔细想过,因为毕竟是一部老作品,能不能被现在的人接受,他也吃不准。

在做《乌龙院》的改编前,他找了一些没看过这部动漫的小朋友来看,观察他们的反应,也请了一些老读者来开座谈会,听听《乌龙院》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

虽然在这30多年里,不断地有不同年龄段的人在看《乌龙院》,但看这部漫画的大部分读者,还是以小学到初中这个年龄的孩子为主。

仔细思考后,张磊没有去迎合市场,把作品跟着长大了的那部分读者改,而是做了一道“原汁原味的菜”,把目标读者继续锁定在小学到初中这个年龄段的孩子。

这样的坚持,事实证明是对的。

《乌龙院》的动画片,每周三的凌晨会在腾讯视频上播出,根据数据统计,看这部动画的观众里,大多是20到30岁的人。

“保持作品的原汁原味后,大家反而更容易接受一些。可能对老的粉丝来讲,现在这个作品看起来很幼稚,但那才是童年嘛。”

改编经典IP,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看的人,更多的是想通过经典的作品,去感受往日的情怀。如果连这点都被改编得稀巴烂,观众是不买账的。

在决定要做《乌龙院》前,张磊收到过很多质疑的声音,很多人都说这个没有开发价值,因为它已经“过时”了。但张磊固执地认为,任何一个经典IP,都有开发的潜质,只是要找到这个作品的特性。“就拿《乌龙院》来讲,这里面那种‘行侠仗义,快活江湖’的气概和搞笑的风格,都很符合现代人的欣赏需求。”

“这是一部有年代感的作品,但它并不过时。”张磊笑着说,那些当初没有投我们的人,现在或许也会有一点遗憾吧。”

经典IP的重启,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近年来,《葫芦娃》《大头儿子小头爸爸》《黑猫警长》等作品,就以各种形式重新回到了观众的视线。张磊认为,“越来越多的经典IP被重启,恰恰说明了在目前的中国动漫行业里,资本渠道已经越来越完善,很多经典的IP,通过再创作,能做到一个新的高度,这是一件好事。

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也说明了现在新作品的创作略显乏力。“动漫产业的发展,还是要靠更多的好作品的。”

做动漫要沉得住心

杭州允许我慢慢来

在做《乌龙院》改编时,张磊就决定,要慢慢地做。

“新媒体是一个互动性很强的平台,可能在动画播完一分钟后,就会有观众把他的感受写上来了。关注读者和观众的感受,作品才能慢慢做得好起来。”

《乌龙院》的弹幕,他会一条条地看,在播出的过程中,如果有某一段快进得比较厉害,他也会找团队做分析,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在张磊看来,做动漫要沉得住心,这样的慢工出细活,在杭州被允许。

张磊认为,杭州给了企业家一个自由、开放、包容的软环境,“平时帮忙不添乱”。这种自由,可以让企业家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企业的经营上。“在杭州快8年了吧,没有感受到杭州有什么不好,这就是最好的。”

动漫是一个人才密集型的产业,非常需要有创意、有耐心、能闯的人才,在这个过程中,能否留得住人才,就成了这个行业发展的一个风向标。在张磊看来,杭州显然已经集聚了一大批这样的动漫人才。

我问张磊,怎么看待中国动漫近年来的发展?

“坚持下去吧。”他淡淡地回答。这5个字,说给同行,也说给他自己。

“做动漫,首先要想明白,做的动漫是给谁看的。”中国动漫走了这么多年,走过了很多弯路,也学习了很多东西。现在,中国的动漫作品已经越来越好了。